冬湖

秋天過去,
看到一片片落在地上的葉,
和逐漸轉白的景色,
我知道,
冬天來了…

楓紅的秋天是浪漫的季節,
曾經聽過一句詩:
The leaf is leaving.
落葉紛飛。
是不是非得要建構在別離之上,
浪漫才顯現得出它感動人心的地方?

最後一次…

心頭掛著,
而在不知不覺當中,
我走到熟悉的湖畔。

細緻的雪花仍舊飄下,
靜悄悄地把大地上的一切埋沒。
除了人心那微不足道的煩惱,
冬世界裡所有的事物,
都如同往常一樣在運行著。

放眼望去盡是一片銀白,
沉寂、無瑕。
好像要迎接美麗而神聖的冬,
就連廣大的湖也凍結了。

妳的心…是硬的嗎?
我問湖。
一腳踏上湖面,
是無比結實。

冰鏡映出我的倒影,
不禁苦笑,
厚厚的冰塊底下,
是萬物賴以維生的樂園,
是寒冬唯一的無限生機。

然而,
如此熱情卻融不了外表的冰冷…
熱情被壓抑、壓抑,
衝不破自己給自己設的限制…

我為自己感到悲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