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性

窗外的天空微微亮著,翻來覆去,
這是我四月親眼所迎接的第三十一個日出,
唉…
希望它會是這個月的最後一個夜晚。

住在隔壁的鬼大叔還在吵鬧地敲擊牆角,
叩!叩!叩!叩叩叩!
該死,這傢伙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幼稚得很…
「噓!原來你已經知道啦?千萬別到處張揚啊!」

他坐在我的左肩上,滿臉幸福,
我輕聲細語地引吭高歌一曲,「好詩!好詩!」
深深彎腰鞠躬的同時,頭皮上的他卻滑了下來,
重重飄落在地上。「好痛啊!」

嘩啦嘩啦,
肚臍流出來的血聚成一道清澈的瀑布,轟隆轟隆,
仔細聆聽還可以發現,
我方才便秘的稀飯們被瀑布的強勁給沖得一乾二淨了呢…

梳洗完畢後,我背起我的吉他袋,
興奮地向角落的吉他說再見,
今天,
一定也是個令人感到難過的一天喔!

出門的時候我不小心踢到縮在街口的吟遊詩人,
全身又髒又臭的他好可憐…
我給了他家裡的鑰匙,
僱用他幫我看家,還有陪陪我要養來吃的小狗。

走到火山附近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不對勁,
身上好像…好像多了些什麼,
仔細翻找一下,
果不其然!我的錢呢?到底跑到哪裡了?

總是這樣的…總是這樣的…
路上一顆顆的石頭,
只會重複同樣的話,
總是這樣的…總是這樣的…

逼不得已,我只好隨意找了一個路人,拜他為師。
他教我要一次專注於一件事情,
但我是個壞學生,
我居然只花了二十年就學會怎麼回家。

打開熟悉的門,電腦卻告訴我:
十分鐘後有個重要的約會,它都幫我安排好了。
「我只要照著做就行了嗎?」
我態度堅決地打字告訴它:沒有錯,快點準備吧!

「地震!地震!」
聽到有人大喊,我當然也跟過去湊熱鬧。
「是地震啊!我的男朋友還在房子裡面!救命啊!」他哭得好慘…
但是我埋在圍觀的人群中,眼睜睜看著他的房子被燒成灰燼…

老頭子告訴我:這樣做是不對的。
但是我告訴她:這樣做是不對的。
所以她告訴我:這樣做是正確的。
我反而告訴她:這樣做是正確的。

我跳下水,打算要逆流而上,
岸邊的鯉魚看到了,
很不夠意思的用力大笑,
「笑什麼?嘻嘻嘻…」

終於我累攤了,
伴隨著一道光我全身酥軟,
任憑那股超自然的力量,
把我拉進深黑不可測的地心。

「年輕人,向前走,會找到出路的。」
門前,一個小女孩這樣對我說。
我往前邁步,那扇門卻離我越來越遠…
「好吧。」我轉過身,向後退,逃出了這座森林。

一望無際的天空!一望無際的草地!
我有多久沒看過這幅美麗的景象呢?五千年…
一望無際的天空!一望無際的草地!
我有多久沒看過這幅美麗的景象呢?三十秒…

要不要玩玩看?這個很好玩喔!
我伸手轉了一下,
大地猛然搖晃起來,令我站不住腳,
嗯…用放大鏡找找,還能發現我在上面的某處玩地球儀呢!

「吃飯啦!」
聽到聲音,我停下手邊的工作,拿起了桌子上的槍。
「今晚吃的可是大餐呢!」指了指遠方的大象,
砰!一聲,獅子倒下了。「開動囉!」

酒足飯飽真是令人心神嚮往的一件事,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大馬路中央,
「讓開!快讓開啊!」喇叭聲拼命響起,
唉呀…不妙…看樣子我撞死了一隻螞蟻…

可憐的小東西…
我無限憐憫,用充滿悲哀的眼神看著它,
一時興起,忍不住玩弄、拉拉它的右手臂,
「嗚…」右肩卻劇痛了起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