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

非微醺的夜晚,
戴著欲炸裂的頭痛,
手提烏克麗麗、腳踩月光,
漫步回家。

趁著這理所當然的醉,
眼前一切彷彿可愛起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