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

「不用說了啦,想也知道你不敢做到。」
一邊說著,
我一邊將上衣口袋裡的那盒戒菸貼片拿出來,
快速撕開包裝,
在左手手臂貼上第三片。

「不是做不到,而是根本不敢。根本!不敢!」
像是要把你推入咆嘯深淵般,
我又補充了一句。

你耳根漸漸紅了起來,
露出似笑非笑的微慍神情,
眼睛的肌肉抽動著。

與你對望,
心底些許冒出一絲愧疚,
我不應該這麼玩弄。

避開你的眼神,
我握緊左拳、閉上眼睛,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想要把貼片裡的尼古丁給吞噬殆盡。

天微微地下起毛毛雨,
我們站在赤裸真心和虛幻體貼的十字路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