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

下雨了,
原本像過路人低頭躲雨的我,
突然想到了些什麼,
抬起頭來,享受著這一波一波的沁涼。

只差沒把嘴巴張開。

回到住處洗了個澡,
瞄到一眼懸掛在那邊的衣架,
順手拿來揮舞一番、再往大腿旁邊打去。

我嚐到了一股自從嚴格保護自己以來,
鮮少感覺到的皮肉痛。

想到以前小時候,被家法打的感覺,
那是一枝長長的、從竹掃把中抽出來的枯枝;
我又想到家裡的小弟,
相較於我們,他從小到大很少被打,
但是很幸運地,以同年齡的我們來說,
他卻是最懂事的。

想家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