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

舉起這杯幼稚的酒,
想乾卻乾不下去,
和著滿嘴的苦澀硬吞下,
在眼中打轉的惆悵,更惆悵了。

敬啟者,
獻上我滿滿的歉意,
愛恨情仇、酸甜苦辣的歉意,
把胃腸食道黑白切一份,
當作下酒菜,
用以敬啟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