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

今年今月今日,天氣陰。

奮力一躍、調整重心,
我以雙掌抵地,
在馬路中央的黃線倒立,
試圖將整個地球輕輕舉起。

這是種,戒不掉的癮,
彷彿鄉野間人們訴說的傳奇,
一遍一遍,直到沒了自己。

強大的地心引力,
自掌心之間洶湧流進,
穿透血管、穿透肌肉、穿透骨髓的每一個空隙,
也穿透我那引以為傲的盔甲戰衣。

果不其然我又跌倒在地,
任由雨水將我的罪大惡極沖洗,
此時此刻,
竟也奢侈地渴求一罐洗髪精,
還有滿心期待,
那未知的:

何年何月何日,天氣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