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

曾經這麼的幾個瞬間,
我感覺到自己存在,
但是隨即在歷史洪流的深處消逝。

拋棄自我的沉重鎖鍊,
再不要當那個李白,
雖然時常在年少輕狂的回憶迷失。

年復一年,
終究是得馴養成沒有腥味的豬,
日復一日。

好了好了,
他說:收工下去領五佰,現鈔。
跟著人群以訛傳訛,
才有資格拿到專屬我的,囚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