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友人

最近在臉書上面邀請朋友來看我年底的演唱會,
也好好地把臉書上面的朋友再檢視了一遍,
在這個過程中,
看到了幾位朋友的名字,
卻不由自主地陷入回憶中。

這幾位朋友,
不見得是非常熟識、或是深交十數年,
但是仍然在我的生命中留下鮮明的足跡;
他們離開得是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如今,再也看不到他們的帳號上線了…

一位是我在聯強時的同事。

身為外勤業務的他,
其實和我在工作上沒有太多的交集。
我對他的認識不深,
甚至可以說沒有講過幾句話,
只有在同事間聊天時得知,
他家好像經營養豬業、有一個哥哥、找女朋友的條件是她要有哥哥或弟弟。

印象中是工作努力,
但可能方法不得其門而入,(也有可能是部門那時候整體都不太好)
成績平平、常常被檢討,
臉上不會出現很大的表情,
笑或生氣都是淺淺的,
讓人感覺很「憨厚老實」。

離開的原因,
我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有一天在臉書上面看到他家人po文tag他,
告知他離開的消息…

一位是我在政大校友合唱團的學長。

說是學長,其實說不定可以當我爸爸了。
面對我這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陌生的學弟,
甚至練唱的次數也少到爆炸、愛去才去,
但是他還是竭盡所能地熱情接待我…

練唱沒譜?他直接幫我拿;
不知道練唱進度?他不厭其煩地告訴我。

不,應該說,
從我的觀察中,
校友合唱團的人,
對所有的團員,不管是新進或是老團員,
每一個人都總是那麼地熱情,
不管是唱歌還是人,
都投注如此多的感情

而這位學長,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
是他在唱歌時,手指會在譜上面左右畫圓弧打拍子,
看起來就是在指揮一樣。

先前才從臉書看到他規畫退休生活,
在花蓮那邊弄了一間民宿,
但好像是在浴室滑倒?
沒有過幾天就離開了…

一位是我在新點創意配音班的同學。

她在一起上課的時候,
還是高中生,剛要準備升大學吧?
她是我們那一期全班年紀最小的,
但卻是第一名結業。

聲音可年輕可老成,(雖然本人自然說話偏低沉)
角色的揣摩演繹也很到位,
不得不說真的很優秀。

我人生第一次拍廣告,
她則是在拍攝團隊中負責場記。
一群人到粉鳥林,
只有三天還四天的時間吧?
完成各個拍攝工作、被導演罵、被老師罵,
不斷地刁戲、不斷地NG,
雖然很有壓力,不過是很有趣的回憶。

還記得之前在配音班同學的婚禮上,
才在感嘆她再不久就要畢業了,
如此優秀的年輕人,
大好的青春、大好的前途,
只等著好好展開呢!

一場無情的車禍,
卻讓這一切,再也沒有機會發生了…

我離開的友人們啊!
假如這世界真的有靈魂的話,
你們現在過得好嗎?

我不知道以我們的交情,
能不能、適不適合讓我說出「我也很好」這種話;
但是,
謝謝你們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也謝謝你們帶來的那些時光,
謝謝你們,留下的鮮明足跡。

而我也會盡我全力,好好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