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問題在監督!

開著夜晚的檯燈,
我閱讀著選舉公報,
細細回想著從我開始能投票之後發生的種種。

XXX(某候選人)就是爛!

有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情,
十多年前吧,
那陣子忘記是不是總統大選了,
有一次到一個朋友家,
不知道是聊到什麼,朋友的弟弟突然瞪大雙眼,
很氣憤地說出這句話:XXX(某候選人)就是爛!

他很認真,而他才小學一二年級。

我時常在想,
是什麼樣的人生經歷、還是什麼樣的環境,
可以讓他對一個人那麼恨之入骨?

又或許,是我感覺錯誤?想太多了吧…

販賣芒果乾,難吃,卻有效

後來又過了若干年,
我漸漸發現,
幾乎每一次的選舉,都在操弄恐懼、激化對立。

不能否認,
這對於投票率感覺的確是很有效的手段,
透過一段又一段煽動的文字、一幅又一幅激情的畫面,
我們內心的情緒被挑動著,
直至無法自拔而不自知。

這篇文或許不是那麼政治正確,
但是幾次選舉過去了,
中共沒有打過來、台灣也沒有獨立建國;
中華民國沒有加上人民共和、憲法中的領土依然是「四萬萬人」腳下所踩。

馬照跑、舞照跳。

而我們終究不對話

同溫層在臉書發明以前就存在了,
如今自然是越發厚實。

選舉一定都會有操作的成份,
而當操作的重點幾乎都擺在意識型態,而不是政策方向的實質討論時,
當你覺得他就是腦殘,他也覺得你被洗腦,
那麼也就幾乎沒有對話、互相了解的空間了。

因為你挑戰的,是他的信仰。

我覺得很惋惜,
可能我還是太過理想化吧?
我心目中的公民,
是可以去嘗試了解不同立場的想法、脈絡、背景;
而不是一再地造神、一再地追星、一再地圈粉,
非我族類全部往死裡打。

公民的權利

情緒滿到一個程度、對立昇華到一個高度,
只要不符合我們期待的,那一定是對方派來的。

甚至連投不投票,都要開始背負十字架。

能夠行使公民的權利固然很好,
情況允許,我也會把握每一次能夠發揮影響力的機會;
但是,
每個人不一樣呀!
獵巫式的批判,何嘗不是一種暴力?又豈能稱得上是自由?

我也很欣賞一位朋友所說:
不行使公民權,是我的自由,而我也會去承擔這個選擇帶來的結果。

我們才是國家的主人

還記得你工作上的機車老闆嗎?
你做得要死要活,
可是做得好的部份,不管做得再好,他都覺得是應該的;
反觀稍微不足的地方,一定是雞蛋裡也要挑出骨頭來。

那為什麼面對這些應該要服務我們的公僕,
一切就變了?

難道我們期待的是選出一位「統治者」,
凡事都他說了算?甚至我們不敢不從?
當我們發現不如己意的時候,
只能忍在心底,期待下次用選票教訓他?

投下神聖的一票後,不是結束,
而是行使另一個公民權的開始。

政治人物不應該被過度吹捧,
公民也不應該變成一個個小粉絲,
期待能夠更用力地去監督,
確保他的前進方向,符合我們投給他的初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