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咬

止不住的躁
以丹田為圓心,流竄在七大脈輪
陣陣翻攪

任憑轉化、能量
匯聚於控制不了的關節
成為一切的濫觴

我的眼耳鼻舌身啊
再怎麼樣,也要貪戀這大千世界
解讀殆盡至最後一粒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