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印堂要多黑,才會連坐個路邊,都有印度人要跑來幫我算命?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 (20230315) 下午我外出進行業務拜訪,因為還有一段時間,我就先在附近的公園坐坐。

正當我一邊看著來來往往的黑絲妹子、一邊科科笑的時候,冷不防一個印度人出現在我眼前。

「You are lucky ~~~ 」他拖著尾音,露出微笑,伸出了友誼的右手,要跟我 shake hands。

(事後想想,當時的這一句話,後來竟成了一切的開端…事實上,他說的話,我可能有一半都聽不懂,只能依靠表情和語氣略知一二。為了讓大家方便閱讀,我把我理解到的意思,以中文記述於下。這可是很少見的,我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精通各國語言、中國方言,和非洲好幾種鼓語,但從來就沒有一種語言,是如此令我困惑…印度英文,我真心不懂你啊啊啊!唉,不說了,再說你們就要說我抄倪匡了)

握手彷彿是一封邀請函,他隨即坐在我身旁。

「你很好」他邊用手比著眉心的位置邊說道,「你的健康、你的家人、你的財富、你的感情都很好」

一時之間,我還以為他是要傳教,便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跟他說謝謝,想說應該在我表明不需要之後,他就會離開了吧?

然而他下一步的動作,卻讓我開始警戒起來,他挪動了坐的位置,使我更背對人多的地方,同時拿出一本小冊子。我直覺想到會不會是要分散我的注意力,可能還有同夥會在後面搶包包什麼的,於是我雖然表面上還是回應他,但實際上我一直在留意我的背包。

「你過去從 2021 年到現在 2023 年,一直都很好」他在小冊子中的空白頁,寫下 2021 和 2023。

「你有什麼想要的嗎?健康?愛情?金錢?我可以為你祈禱」

這問題問得太好了,身為專業的隱婚三高客家人士,我當然秒選…

「錢。我要錢。」

他在 2023 的下面又寫了 Money,從他的一筆一劃中,我又更加認識了我自己。

「接下來,我想問你幾個問題,但是在你回答之前,我可以透過我的神通,預先將你的答案寫下來」說著,他就在預先裁剪好的黃色小紙片上,寫了一些什麼,然後把小紙片揉成一團,放到我的手上。

蛤?這是什麼算命的套路?他想證明自己有神通,所以他的祈禱是有效的嗎?

但是他一開始就錯了啊!我不好啊!我一點都不好啊!被節節高升的房價逼迫,薪水又追不上的我,真的很不好啊啊啊!

看了看時間,距離下個行程還有一點空檔,我的背包也還在,好吧,就看你葫蘆裡賣什麼藥好了。

「你最喜歡的花是?」

呃…基於某些原因,我現在對於任何英文的花名花語都沒有好感,但我還是禮貌地擠了一個「Rose」給他,他把答案記在小冊子上。

「5 到 9,你想到哪個數字?」

「發。」喔不是,「8」我說。

「你的母親的名字是?」

蛤?為什麼要問母親的名字?我們上一代跟現今的年輕人不一樣,他們大部份沒有英文名字呀!而且問這題很奇怪吧,是要問候我媽嗎?我可以教你台灣人問候別人媽媽的方法,不是這樣的呀!

「我媽媽她…沒有英文名字耶」

「喔…」他還是在小冊子上寫了些什麼。

「那你有 god friend 嗎?」

「god friend?」

「對,god friend」他的眼神是如此堅定,讓我不得不懷疑,揪竟是我英文聽力太爛,還是英文的詞彙量不足。

「應該算…沒有吧?」我想這一題可能是問我有沒有虔誠信教,應該算沒有吧?

接著,他突然翻到小冊子的另外一頁,夾著一張千元鈔票和一張照片,手指了指照片「這是我爸爸,他經營一家孤兒院」再讓我看另一張照片「這些是裡面的小孩,他們都沒有爸媽」

「喔…」不知道要回應什麼,我繼續尷尬又不失禮貌。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好吧他應該不是這樣講) 他把我手中的小黃紙球拿起來,吹了一口仙氣,再放到我的手上。

「打開它!」

我打開了,裡面寫著 Rose、8,第三行則是我不知道是什麼的字。

他一臉期待地看著我,然後翻開小冊子的某一頁。

「請放錢進來」他示意著。

蛤?這樣就想跟我要錢,你比算命還不誠懇啊大哥!而且大哥,你以為我沒注意到,當你在給我看照片時,你偷偷寫了一張新的小黃紙條,把我的答案抄上去嗎?你換下來的小黃紙球,還躺在你拿小冊子的手心裡,你手心沒有合起來我看得一清二楚啊!這連街頭魔術表演都算不上,這錢我實在掏不出來啊!

更何況,你小冊子有一千元啊!現在的你,比我還有錢啊啊啊!

「不好意思,我身上真的沒錢…」

「可是我幫你祈禱了!」他的眼神逐漸母湯,虛假的笑容完全不見了。

「那我也幫你祈禱好嗎?祝你身體健康、擁有美好的人生…」

「可是我爸爸的孤兒院需要資助!」他的眼神像是想殺了我,好險這裡不是印度,不然他可能真的會動手。

「而且我還讓你知道我媽媽的名字!」

哇咧,原來那看不懂的第三行是你媽媽的名字喔?不是啊我從頭到尾都不想知道啊,而且就跟你說台灣人問候人家媽媽不是這樣的,你想學我真的可以教你…

「還是你有什麼像錢的東西,也可以」

我翻了翻口袋,耳機?衛生紙?他拒絕。

「或是你有卡,可以去 ATM 領」

沃沃沃沃沃,等一下,到這個程度就太過了喔,出家人慈悲為懷,你現在幫人祈禱搞得像強賣一樣,怎麼想都不對吧?我開始生氣了喔。

「我不知道你還會跟我要錢,我也沒有錢,我現在唯一能夠給你的,就只有耳機,謝謝,祝你身體健康,我還有行程,得離開了」

說著,我把耳機塞到他手裡,起身離開了。

嗯,好險我今天有帶家裡那個太舊的、本來要丟掉的、橡膠都變質的,當初買第一隻智慧型手機送的 htc 耳機。


認真心得:某方面來說我覺得這算詐騙了,善良的台灣人可能為了息事寧人,趕快擺脫他,一時腦波弱就會付錢了,真心希望那一千元不是剛從別人手中騙到的,不知道這樣能不能報警處理他?

發佈留言